最新研究证实,,变秃了也变强了!

文章作者:管理一号 | 2019-01-15
字体大小:

20世纪初,美国纽约曼哈顿的空气中总笼罩着被伤寒所要挟的恐惧。而这一切都来历于一位名为玛丽·马龙(Mary Mallon)的厨子。

1906年的夏天,玛丽在银行家查理斯·沃伦(Charles H。 Warren)纽约的豪宅中寻得了一个厨子的职位。但是在她就任的两周后,这一家11人中有6人因得了伤寒住进了医院。

在现代医学和微生物学刚刚启蒙、抗生素还未创造的当时,伤寒是一种死亡率大于10%的可怕传患病。

为了查清家人受害的原因,沃伦雇了当时有名的卫生学家乔治·索伯(George Sober)来查询本相。索伯简略问询了患病者,发现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吃了当地的蚌,他推测有可能是水产品带着了病原体,所以草草整理了查询成果就这么交了差。究竟,伤寒在当时纽约卫生条件糟糕的贫民区常常发作,他觉得这次有钱人家中的伤寒迸发可能仅仅一个意外。

玛丽因店东的变故丢了作业,又曲折于多户有钱人家中,持续干着厨子的作业。伤寒也跟着她处处传达。到1907年的3月,玛丽总共效劳了8户人家,而这8户人无一例外的出现了伤寒症状。

此刻,索伯有点摸不到脑筋了,在他的概念中,伤寒的出现往往与糟糕的环境和不干净的饮食直接联络,可这次伤寒却接连出现在了环境优渥、衣食无忧的有钱人家中,难不成出现了只感染有钱人的伤寒?

直到后来,索伯发现一个规则——这些患病的家庭都曾雇佣过玛丽。这时他才意识到,玛丽有可能是一位健康的病原带着者。他登门要求玛丽协作他的查询,但是却被玛丽痛骂,并赶出了房门。

索伯不得不求助于纽约市卫生局,迫使玛丽毕竟协作查询,并供给了自己的唾液、粪便和尿液样品。

检测成果发现,玛丽确实是伤寒病原带着者。

当时对玛丽的新闻报道。图片来历:Wikimedia Commons

随后,玛丽被隔绝在纽约东河(East River)中北兄弟岛(North Brother Island)上的一祖传患病医院里。两年的隔绝治疗让玛丽“学乖”了,一位新就任的卫生专员怜惜她,并给了她一个机遇重新回到社会,但警告她不能再做厨子了。

玛丽被隔绝于医院中。图片来历:Wikimedia Commons

但玛丽并没有其他的特长,出院几经曲折后,她改名玛丽·布朗(Mary Brown),又做回了厨子。这次,她在3个月内传染了25人,卫生局又一次将她抓回了北兄弟岛隔绝了起来。

这次,玛丽就再也没有恢复自由。

后来,玛丽成了美国的“名人”,被咱们称为“伤寒玛丽”(Typhoid Mary),甚至漫威还以她为原型刻画了同名的超级大反派。

漫威超级大反派—伤寒玛丽。图片来历:Wikimedia Commons

伤寒玛丽所带着的病原菌,就是大名鼎鼎的伤寒沙门氏菌(Salmonella typhi)。这种病原菌常常出现在鸡蛋壳,不新鲜的肉制品,抑或是患病者的排泄物中。

伤寒的病原体——伤寒沙门氏菌。图片来历:US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

得益于现代社会卫生条件的行进,特别是现代厕所的大规模广泛,污水处理技术的行进以及抗生素的推行,使得伤寒沙门氏菌的危害比较100年前明显下降了。但时不时出现的食物中毒事例,仍有可能把人们打个措手不及。

那么,沙门氏菌究竟是怎样侵染人体的呢?那么,沙门氏菌究竟是怎样侵染人体的呢?

从某种意义上讲,它们确实算得上是“有备而来”——沙门氏菌带着着一种叫做三型分泌系统(Type III Secretion system)的武器,形似注射器,坐落菌体表面。

沙门氏菌的“敲门钻”——三型分泌系统。图片来历:Wikimedia Commons

这个“注射器”能够刺穿宿主上皮细胞的细胞膜,并注射入一系列效应因子(effector),像对细胞下达了“放我进来”的指令,通过改动宿主细胞的骨架,让正常的上皮细胞打开门户迎接(吞噬)在外排队等候的细菌。

沙门氏菌运用三型分泌系统“注射器”刺穿宿主上皮细胞,并注射入效应因子(示意图)。绘图:Yuki

上皮细胞不像巨噬细胞,它们不具有消化细菌的能耐,沙门氏菌被上皮细胞吞噬后,就像来到了桃花源,细胞内的营养物质任它吃喝,而宿主的免疫系统又找不到它。吃完一家再换一家,引发宿主发生一系列炎症反应,并形成严峻的病变。

但伤寒沙门氏菌在成功侵染宿主细胞之前,还是需要谨慎行事——免疫系统时时刻刻都监控着宿主的身体,一旦发现外来侵犯者的踪影,就会主动对其进行剿灭。

而免疫系统识别伤寒沙门氏菌的“标签”,就是它们那一头美丽的秀发——鞭毛。这些鞭毛的结构与三型分泌系统类似,特点是能够像螺旋桨一样旋转,推进细菌四处游走。

协助细菌运动的“小辫子”——鞭毛

免疫系统一旦抓到这些“小辫子”,就会命令巨噬细胞去吞噬并消除绝大部分侵犯的沙门氏菌。

捕杀细菌是巨噬细胞的本职作业。图片来历:《作业细胞》

而沙门氏菌为了长期生活在人体,会想方设法不被免疫系统发觉。

比方,它们会通过刷低自己的“存在感”向宿主的免疫系统让步——当成功侵犯上皮细胞后,就下降自身的代谢水平,靠消沉行事来躲避免疫细胞的追杀。而这也很可能就是伤寒玛丽一直带着着沙门氏菌却不发病的原因。

近来,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(McMaster University)的研究者又发现了沙门氏菌躲避免疫细胞监测的一种新的办法[3]——变“秃”。

为了防止被免疫细胞捉住“小辫子”,有些沙门氏菌选择了抛弃鞭毛,忍痛割“发”,然后让自己在免疫细胞面前变成“隐形菌”。

丢掉“小辫子”的沙门氏菌在巨噬细胞面前变成“隐形菌”。绘图:Yuki丢掉“小辫子”的沙门氏菌在巨噬细胞面前变成“隐形菌”。绘图:Yuki

这些沙门氏菌又是怎样变秃的呢?

本来,沙门氏菌有一种名为SsrB的转录因子能够负向调控鞭毛组成相关的基因。当SsrB激活时,沙门氏菌的脑袋就会变秃,虽然暂时失去了运动才干,但却获得了针对免疫系统的隐身挂,然后躲过免疫细胞的进犯。确实算得上是十分机(jiǎo)智(zhà)了。

激活SsrB为自己“剃度”的沙门氏菌。图片来历:参考文献[3]

牺牲了一头秀发的沙门氏菌,毕竟敞开了隐身特技变得更加强壮。

看来,变秃意味着变强壮果然名不虚传。所以,还是豁达地面临自己上扬的发际线和日渐稀少的脑顶吧!

变秃了也变强了。图片来历:《一拳超人》

Copyright © 2009-2018 外星探索www.ufo-1.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| 法律声明| 免责声明| 隐私条款| 广告服务| 在线投稿| 联系我们| 不良信息举报